凛曦

【冰上的尤里】【维勇】于雨季邂逅。02

墓地_今天也在玩耍:

我发现这么小清新的标题根本招架不住我的文风??


黑手党Boss维克托\/主治医师胜生勇利。


少量奥尤就不打tag了,谈恋爱要慢慢来嗯。前文  01






于雨季邂逅。02


 


淡淡的百合花香,微微拂动的窗帘,清晰的空气….还有,面前这位外国小帅哥,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作为实习护士的她挤破了头才从一堆护士群里争取到了来换药的这个机会,当然她们都是为了来看帅哥的。


 


瞧瞧这笔挺的鼻梁,冷酷的双眼,真是…


 


“喂,那边那个护士,你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除了这个烦人的病人。


 


“这位病人请你不要乱动,伤口可能会裂开。”她无奈的看着金色头发的病人张牙舞爪的挡在了她和她男神之间。


 


“我什么情况我自己能不知道吗!?”


 


“……..”给他来一针镇定剂吧,有人有意见吗?没有。


 


“尤里。”奥塔别克伸手把床上的人按了回去,转头又对那个小护士笑笑。


 


我的天我的男神刚刚对我笑了!!


 


目送着护士风一样的跑了出去,转头又看着床上赌气转过去只留给他一个写个‘赶快滚’的背影不理他的尤里·普利赛提,“尤里,别闹。”


 


“还不是你一直对着别人笑啊笑的,感觉自己….嘶。”尤里不满的踢了踢床沿,然后又因为牵扯到腿上的伤口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奥塔别克闻声立马把他捞了回来,掀开被子查看他的伤口有没有问题。末了他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放下被子,看着面前的人认真地说,“尤里,你刚好像只护食的猫。”


 


“哈!?”猝不及防被撩得尤里脸上腾的冒出了一大团红晕,“你突然一本正经的说什么啊!”


 


刚刚目睹护士满面春风的跑了出去,打算询问一下情况的胜生勇利,男,28岁,单身,又目睹了这样一幅画面,感觉自己该谈恋爱了。


 


或许让他们独处比较好嗯。


 


“呀,好巧呀胜生医生,在这里遇到了。”


 


然后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张一言不发悄声无息接近自己目前距离剩下不到1cm的脸。改一下,好看的脸。


 


映入眼帘的是一点也没有黑手党Boss架子的维克托,几乎是一瞬间就被他如蓝宝石一般的眼睛吸引住了,好像一泉深潭,无法克制的被吸引下去。


 


“唔哇哇维克托先生请不要离这么近。”胜生勇利慌乱的把身前的人推开了点距离。


 


维克托任由他推开了,看着医生微微泛红的耳尖危险的眯起了双眸。他本着黑手党的直觉怀疑每一个人,包括医生,但就他目前的观察来看这里面的确没有安插进对手的人,面前的这位主治医师嘛,还有点可爱。


 


“叫我维克托就可以了哦。”


 


“啊,那么,叫我勇利也可以。”胜生勇利推了推眼镜,说实在的他一点儿也不想和这些人扯上关系,他只想待完这一年的交换期安安心心回到日本,回到他的家里去。


 


“勇利?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勇利的家人一定很爱勇利吧?结婚了吗?有兄弟姐妹吗?”维克托装作不经意地抛出了几个问题。


 


胜生勇利吞了吞口水,他抬眼去看面前的男人,这个人真的很好看,银色的发梳理到眼角的一边,发梢服服帖帖的垂落下来有时候随着男人的动作摆起一小点弧度。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这些事,维克托完全可以知道的吧?”


 


昨夜他就查起了资料,在俄罗斯黑手党这种事连政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他很轻易就找到了男人的名字,意外的不是假名,排名第一位的黑手党家族首领。这个活动于白天光明之下的阴影凭借着他们的手段走私着军火,香料,器物,可能还有什么。而且对忤逆自己的人也是毫不留情。


 


“还有今天一直跟在我身边的那些人,也是维克托做的吧?”他突然提高了音调,带着一种可怕的偏执。


 


空气安静的可怕,胜生勇利这才反应过来都发生了什么,他可能真的有些害怕了,昨天他没有多想这些,医生的心理完全消灭了他的恐惧,但今天,他害怕自己会给家里人带来不幸。


 


“抱歉,我…”


 


“勇利,”男人开口温柔的打断了他,“让你感到焦虑,我很抱歉。”他抬手在面前的人柔软的黑发上不重不痒的揉了揉,他早想这么做了。


 


“但我仇家很多,我要保护你,你明白吗?”



评论

热度(36)

  1. 凛曦墓地_今天也在睡觉 转载了此文字